摘要: 從比特幣與區塊鏈開始發展以來,整個網路世界已經產生劇烈的變動,這種影響甚至擴張到各個市場,我們必須去了解現在的趨勢, 而此篇詳細介紹了虛擬貨幣與區塊鏈的背後故事,可以幫助我們對於這些應用可以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作者:巴倫周刊

導讀:《巴倫周刊》新一期封面文章稱,區塊鏈技術除了催生比特幣,還有可能顛覆今後的金融市場。

今年上半年最熱門的投資不是買亞馬遜、Netflix,甚至也不是特斯拉股票。事實上經紀人也許不會推薦它,甚至未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認可。儘管如此,加密貨幣——其中以比特幣最為著名——表現十分耀眼。

隨著價格飆升突破2500美元,五年前以5美元或不到5美元價格買入比特幣的投資者如今成了百萬富翁。倒霉者僅僅因為一個密碼不對就錯失大量財富,就像把一箱錢落在火車站。人們指責今年以來價格增長近兩倍的比特幣助長毒品買賣,有利於黑客大肆破壞公司和政府網絡。有時候比特幣價格一天之內上下波動20%,而其原因常常起於一念之間或一個傳言。

很容易把比特幣斥之為古怪甚至危險的風潮。但不要這麼做。

即便比特幣最終瓦解或暴跌,其基本技術“區塊鏈”有可能顛覆今後的金融市場。

區塊鍊是一個計算機網絡同時記錄和驗證的數字賬本,很像未經他人同意便不能修改的一個共享Excel文件。重要的是,區塊鏈技術使得交易無需清算所之類的可信任中介便可進行。

一些公司已經利用區塊鏈技術發送支付單和重新設計交易結算方式。通過標準化各種金融流程的記錄,摩根大通、美國銀行之類的金融巨頭可節省數十億美元成本,這些公司正面臨越來越大的提高利潤率和削減成本的壓力。而且區塊鏈技術還在從保險到醫療記錄、能源交易等眾多領域展現了可觀前景。甚至歷來保守的金融公司也在以世界變了的口吻大談區塊鏈技術。

富達投資董事長兼CEO約翰遜(Abby Johnson)5月份在一場有關區塊鏈技術的大會上表示,該技術並非僅僅是一種更有效的證券結算方式,他將根本改變市場結構,甚至有可能改變互聯網本身的結構。約翰遜有一個獨特觀點,甚至自己也參與比特幣“挖礦”。

比特幣並非僅僅是能夠在互聯網交易的貨幣。與供應由央行控制的傳統貨幣不同,新比特幣大約每隔10分鐘由一個全球計算機網絡產生。該網絡本身也叫“比特幣”(Bitcoin),維持對比特幣交易的實時更新。

把電腦連上Bitcoin市場,理論上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比特幣挖掘“礦工”,但挖到大量比特幣的可能性很小。挖礦如今以中國公司為主,它們利用專門設備迅速完成驗證交易的複雜數學任務。

比特幣沒有物理記號——比特幣持有者得到的是能夠用錢的代碼或“秘鑰”。各方輸入的秘鑰使得系統能夠驗證交易並將其記錄在一個區塊中。比特幣總量只有2100萬枚(已挖出1640萬枚),所以沒有中央機構能使其貶值。

比特幣並非首個數字貨幣想法的實現。至少在比特幣誕生10年前,一些具有自由主義思想的科技信徒便夢想發明一種能夠彼此直接交易,不受央行和監管部門干涉的數字貨幣。不過最初的努力未實現多大成效。

2008年金融危機最盛時,化名為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一位或多位程序員在一個論壇分享比特幣的想法。比特幣的關鍵創新在於允許人們不用依賴可信任中介而彼此交易,這在當時越來越多的人對本應保護其資金的機構失去信任後是一個有力的賣點。

對有的人來說,挖到比特幣就像撞大運。比特幣早期核心開發者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向本刊表示,“我覺得自己突然發現了一個真正意義重大的偉大想法,但也意識到比特幣之類的東西要證明自己不辜負大家的信任需要多年時間”。安德烈森是馬薩諸塞州軟件開發人員,迅速成為比特幣最著名的人物之一。2011年,中本聰退隱前夕任命安德烈森為比特幣首席開發者。

比特幣一開始便遭受爭議和欺詐困擾。不希望將電腦與比特幣網絡連接挖礦的人常常在比特幣交易平台買入比特幣和交易,而這些交易平台很容易被破壞。比如,名為Mt. Gox的一個最大交易平台曾“丟”了當時價值4.5億美元而如今價值22億美元的85萬枚比特幣(部分後來找回),2014年申請破產。

犯罪分子也很快認識到比特幣的潛力。受比特幣推動的大量毒品交易促使暗網絲綢之路(Silk Road)一度繁榮。黑客和敲詐者要求用比特幣支付贖金。

所有這些都有可能摧毀比特幣,尤其是如果美國政府介入監管。不過比特幣本身證明了對黑客行為和其它欺詐行為的韌性,其核心用戶一直不離不棄。安德烈森稱,“我們絕大多數人都預計比特幣將是一個長期工程而非迅速致富手段。”

為了激發大家的興趣,早期安德烈森實際上給大家分發一些比特幣。這種情況不會再出現了。2010年一枚比特幣要價八美分。上週比特幣交易價格達2550美元,今年以來累計上漲170%。顯然投資者正在投機比特幣,很多人將其視為像黃金那樣的一種資產,與實體經濟關係不大。

不過比特幣還因為用處越來越多和被更多人接受而上漲。比特幣交易處理公司BitPay CEO佩爾(Stephen Pair)稱,2011年他聯合創立該公司時每天能處理5到10筆交易就很高興,如今日處理量平均達8000筆交易。Expedia和Overstock.com接受比特幣,人們有時拿比特幣買房子和汽車。不過,一般來說雜貨店和零售店現在不接受比特幣,也許永遠不會接受。

波士頓聯儲消費支付研究中心主任Scott Schuh表示,在美國大約0.5%-0.75%的成年人(約為120萬至190萬)用過比特幣,未發現比特幣接受率在急劇提高。比特幣在海外某些央行貶值本幣的國家接受程度更高。事實上BitPay在阿根廷用比特幣發放員工工資。

最近,比特幣遭遇成長的煩惱。比特幣網絡速度太慢,難以處理人們試圖進行的大量交易,希望其支付得以處理的用戶只好另行支付費用。高盛的一份研報稱,比特幣網絡目前每秒只能處理5到8個區塊鏈交易,信用卡網絡每秒則能處理一萬筆交易。如果不對比特幣的基礎代碼進行大改動(比特幣擁躉對此爭議很大),比特幣將因流動性不夠而無法用於日常購買,從而將主要成為一種價值儲存手段——類似金條而非信用卡。

至於美國政府,甚至對比特幣的性質都未確定。國稅局將比特幣視為一種資產,大宗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說比特幣是一種大宗商品,財政部監管部門稱其為虛擬貨幣。美聯儲主席耶倫稱美聯儲無權監管比特幣,但又鼓勵央行人員進行研究。對於本刊提出的新政府如何處理加密貨幣的問題,SEC未予回應。

對於投資者來說,購買比特幣是一場豪賭。除了購買比特幣本身或比特幣投資信託Bitcoin Investment Trust (GBTC)份額,投資者鮮有別的選擇。Bitcoin Investment Trust是一種跟踪比特幣價格走勢的場外交易證券。SEC駁回以起訴扎克伯格Facebook聞名的溫克勒佛斯兄弟創立比特幣交易所交易基金Winklevoss Bitcoin Trust的申請,不過其決定正在復核。

與此同時,創業家推出模仿比特幣結構但又有所不同的其他數字貨幣。最流行的後起之秀是一種名為以太幣的加密貨幣,其價值從年初伊始的大約10美元升至目前的300美元,市值約為270億美元,相比之下比特幣市值為420億美元。和比特幣類似,以太幣的走勢波動也很大,上個月甚至發生“閃崩”,價格一度低至十美分。

然而,以太幣遠非只是一種貨幣。以太幣運行的區塊鍊網絡允許人們嵌入複雜信息,其中包括將合同條款轉為計算機代碼並規定如何執行的“智能合同”。

負責普華永道金融區塊鏈項目的麥克納馬拉(Grainne McNamara)在去年11月SEC舉辦的一場會議上表示,智能合同的前途不可限量,比如我可以開出一張支票,附言“我會資助你們的項目5000美元,但前提是你們籌集到推出新產品所需的500萬美元,否則這筆資金將返回給我”。

以太低幣平台用途很大,摩根大通、微軟和其他幾十家公司組建的企業以太幣聯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探索其潛力。

比特幣和以太幣的成功給了其他人推出自己數字貨幣的信心,有的憑藉些許承諾籌集到了數千萬美元。這些新的數字貨幣締造者通常會說,他們將打造一種與該貨幣相關聯的產品,給予貨幣持有者優先對待。但是這種產品能否出現沒有保證,形勢開始顯得狂熱,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卡塔利尼(Christian Catalini)警告道,我們正在走向數字貨幣泡沫。

卡塔利尼接受采訪時表示,鑑於人們的狂熱和所籌資金的水平與數額,泡沫幾乎不可避免。

泡沫?毒品市場?惡意黑客?傳統銀行業怎麼可能對數字貨幣感興趣?

在Napster和優步出現後的世界,華爾街再也不能忽視合法性或用途暫不清楚的技術。這並不意味著美國的銀行已經開始交易比特幣。如果有的話也是只有少數銀行會接觸比特幣,部分原因在於它們不能有效遵守“了解你的客戶”法律。

似乎對試驗比特幣最感興趣的金融機構是富達投資。該公司允許員工在食堂使用比特幣,並邀請比特幣專家到其俱樂部Bits + Blocks Club做講座。富達慈善(Fidelity Charitable)幫助客戶將其比特幣轉為具有稅收利益的慈善捐款。

富達投資不久將會允許持有比特幣的客戶通過一家名為Coinbase的公司查看他們的富達賬戶餘額,不過實際交易須離開富達網站進行。

儘管如此,很少有人預計比特幣會很快在傳統金融體系佔有一席之地。不過,企業家們正在利用這種基本技術改變金融業。

到2014年,創業公司已經在利用與比特幣沒有直接聯繫的區塊鏈技術設計金融產品。他們向銀行高管推銷,稱區塊鏈技術將加快一些後台部門的運營——比如交易結算或進行跨境支付,並降低這些活動的成本。而且與用戶無需許可便可進入網絡的比特幣不同,區塊鏈還可對公眾關閉,打造一個用戶只有經過明確許可才能訪問的系統,使其在監管嚴厲的金融世界中能夠足夠安全地運營。此外,雖然比特幣交易可以匿名,但區塊鏈也可設計成透明,這樣每筆交易就能方便地與某人或某公司聯繫在一起。

西班牙國家銀行(Banco Santander)高管、2014年首先意識到區塊鏈技術前景的福拉(Julio Faura)表示,這是一個臨界點。福拉擁有電子工程博士學位,曾從事計算機芯片設計,後來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如今他是西班牙國家銀行研發部門主管,領導該行區塊鏈相關工作。

福拉表示,“金融體系的基礎設施還能工作,只是陳舊了;我們的工作是研究區塊鏈技術如何能夠幫助打造一個更好的金融基礎設施,而非破壞金融領域。”

西班牙國家銀行一直走在區塊鏈技術測試和採用的前列。該行與一家名為的Ripple公司合作,允許員工發送跨境支付單,這一創新將處理時間從幾天縮短到幾小時。

美銀美林和其他一些銀行也在與Ripple合作。

雖然金融交易幾乎是瞬間發生,但結算流程仍然很慢和不堪重負。實際交割資產通常耗時數日,而且金融交易對手方往往採用不同系統結算賬戶,這使得爭議尤其棘手。

據貝恩公司估計,通過一個共享區塊鏈加快和封裝交易每年可節省金融機構150億至350億美元,而且實際上能使這些交易更加安全,因為真正交易記錄由所有參與者保留。

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美國證券託管結算公司(Depository Trust &Clearing Co., DTCC)一直進行交易結算,給券商提供一個集中清算場地交割證券。該公司如今正與IBM和Axoni、R3兩家創業公司合作,將規模達11萬億美元的信用違約掉期市場置於類似區塊鏈的分佈式賬本。

該信用違約掉期賬本將於明年運行。在DTCC成功完成一項測試之後,該公司還在重新設計日交易額達3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回購市場。

股票交易方面也進行了一些實驗。去年末Overstock.com宣佈在一個區塊鏈上發行了公共證券。納斯達克也創立了一個區塊鏈交易股票,不過其實驗限於未上市公司。根據納斯達克與公司開發的這個系統,未上市公司轉讓股票無需實際紙質記錄,而當今很多公司都需要這樣做。

負責納斯達克區塊鏈項目的沃斯(Fredrik Voss)表示,這個試點是成功的,納斯達克正在考慮是否向更多客戶開放。

納斯達克正在進行的實驗不僅限於股票交易,它還在利用區塊鏈技術打造一個交易所,允許廣告客戶買賣和交易廣告。納斯達克在愛沙尼亞整合了一個代理投票平台讓股東在互聯網進行投票,成功顯示了區塊鏈技術還能用於除交易結算之外的用途。

其他一些公司正在從事類似宏達大項目。

IBM上周宣布,將與包括德意志銀行在內的幾家歐洲銀行合作,在區塊鏈上進行交易融資交易,這種交易目前需耗時數周和使用大量紙張。

在其他領域,區塊鏈技術還在進行儲存病歷的試驗。該技術甚至還被用於怪異的小規模項目,比如紐約布魯克林一社區的太陽能電力交易平台。

不過沃斯對區塊鏈技術將得到更廣泛的採用表示樂觀,但他說金融機構需得到監管部門的更多指引。不同政府將如何看待封閉網絡上作出的跨境支付?什麼信息需要嵌入每筆交易或每個合同?安全與隱私如何恰當平衡?沃斯稱,如今大家都在問這些法律問題,他們為此付出了數十億美元,需要得到更多指引。

需要越來越多的市場參與者進入區塊鏈技術驅動的交易所使其具有價值。沃斯稱,這不是一種打造更快發動機的技術,而是開創一條新路;如果別人不用,掌握它就沒有意義。

銀行還不願對區塊鏈項目投入太多員工或太多硬件,因為他們知道,區塊鏈先發者將吸收絕大多數初始風險和預付成本。

的確,華爾街相當程度上對此緘默。貝恩公司對金融機構高管的調查發現,大約80%的高管預計該技術具有革命性意義,所在公司將在2020年前以某種方式使用該技術。不過,在老技術還能發揮作用時,他們對哪些方面將確切使用區塊鏈技術語焉不詳。

高管們明白他們需要了解區塊鏈技術,但並非人人都清楚該技術將如何具體有助其業務。支付處理公司WEX調查了500位首席財務官,將近2/3表示對區塊鏈技術有深刻了解,但只有六位解釋了該技術將如何付諸實踐。

對比特幣來說成立的道理對區塊鏈也適用:只有大家都認為它具有價值才具有價值。也許只有這樣其前途才不可限量。

End.

轉貼自: 36大數據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

Popular Tags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