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會成世界硬通貨嗎?各國戰略邏輯已經告訴你了

1、比特幣的地緣學
睜開眼睛看看各國對比特幣的態度,你會輕易地感受到,目前那些狂熱崇拜比特幣的國度中,有一支非主流的奇兵。
 
曾被美蘇冷戰拖累的東歐經濟小國(如愛沙尼亞、烏克蘭)、遭到國際舞台排斥的狂人政權(朝鮮)、飽受通脹之苦的非洲大陸(津巴布韋),比特幣扮演著貨幣救世主的形象。
 
至少在當下,比特幣在這幾個小眾國家的流行,還像是四肢發達的後進生想靠投籃吸引校花的注意。
 
雖然遭到歐盟猛烈反對,但愛沙尼亞是全球第一個計劃發起主權ICO的國家。
 
烏克蘭將在三週內的內閣部長會議上宣布比特幣合法化地位。
 
今年5月開始,朝鮮境內的比特幣節點活動呈指數級增長,被認為是政府挖礦行為。
 
長期惡性通脹的津巴布韋儘管網絡普及率只有1%,但已經成立比特幣交易所。
 

 
而大國們對比特幣的態度普遍微妙得多。
 
英國、新加坡、澳大利亞相對友善,從歷史沿革也能看出,這幾個國家明顯構成了數字貨幣世界的“英系”聯盟。
 
脫歐之後,英國一直在尋找一種新的方式避免被國際社會邊緣化,貨幣是一種最陡峭也最直接的切入口。
 
曾經的“英聯邦”如今看來依然局部可靠。
 
英國未對比特幣進行大量監管,也沒有要求貫徹反洗錢法原則;監管主體之一的FCA對金融科技有沙盒監管制度,可以容錯。
 
新加坡金管局明確表示,不對商戶接受比特幣的行為進行監管干涉。
 
今年7月,澳大利亞宣布不再對比特幣交易重複徵稅,降低比特幣交易稅。
 

 
接著是歐盟國家。
 
德國和北歐幾個國家態度更為開放,日耳曼民族似乎集體對比特幣表達出歡迎的姿態。
 
北歐這片冰與火的土地向來是自由主義的陣地,一些去過丹麥、芬蘭的人甚至認為它們通過資本主義實現了社會主義,不難想像區塊鏈的強烈烏托邦精神、以及對隱私的捍衛會在這裡找到共鳴。
 
雖然長期貼著保守嚴謹的性格標籤,德國卻是第一個承認比特幣合法地位的國家。而這一法案也是在更靠近北部的自由主義德國人影響下通過的。
 
早在2013年,德國就承認了比特幣是私人貨幣,允許用比特幣繳稅。
 
丹麥金管局曾表示,比特幣不會在境內受到監管,比特幣和法幣的兌換不需要受到政府許可。
 
芬蘭央行最近的報告力贊,比特幣系統極具革命性,科沃拉市獲得240萬歐元用於測試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航運。
 
挪威稅務局正式取消比特幣增值稅,其較大的互聯網銀行開通比特幣投資渠道。
 
瑞典國會議員成為第一位只接受比特幣募捐的政客。
 

 
再來看匍匐在歐亞之間的“猛獁象”俄羅斯。
 
它對比特幣的態度經歷了從反對再到謹慎支持的變革。目前普京的智囊們明顯分裂成兩派,一派更傾向於創造一種超越主權的貨幣體係來和美元抗衡,另一派則對這種新貨幣的去中心化後遺症憂心忡忡。
 
但總體來說,俄羅斯強大的密碼學傳統,以及相對年輕化的執政官僚體系,還是一定程度表達出對數字貨幣的優待。
 
2014年,俄羅斯總檢察院曾明確表態禁止境內比特幣交易,但今年4月,俄羅斯財政部副部長、央行輪番拋出相互矛盾的表態。
 
消息是,俄羅斯央行提議將比特幣定位數字商品,對其進行徵稅。
俄羅斯較大的政治對手美國,在比特幣問題上也顯得左右搖擺。
 
1971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破滅,美元撕下了“金本位”這塊遮羞布,將整個世界的金融體系打造成了以美元為中心的貨幣結構。這讓全世界的法幣實際上都成為美元的信徒。
 
用腳趾頭也能想出來,比特幣要想挑戰美元的信用貨幣地位,注定得不到美聯儲的全力支持。
 

 
但美國本身是聯邦制國家,不同州之間的立法自由度極大,總統又是任期制,導致了巨大的政策博弈成本,所以從已有的政策態度看,美國對比特幣大體採取了既拍又揉的手法。
 
華盛頓州比較嚴格,今年4月規定數字貨幣交易所必須牌照化,並要求獨立第三方審核,而特拉華州等州卻相對寬鬆。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駁回了兩個比特幣ETF申請,而期貨交易委員會則批准合法數字貨幣交易所及衍生品合約清算所成立。
 
最後回歸東亞最有話語權的三個國家中日韓。
 
從9月4日以來的一系列行政命令看,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反對比特幣的大國。
 
一位“國家隊”出身的數字貨幣研究員私下對我說過一句話:“中國有特殊國情,為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要做出犧牲”——不管你怎麼看待,這確實道出了高層當前的思路。
 
民間100萬人持有比特幣的韓國,採取剛柔兼濟的政策,一方面並不打算磨滅在這個市場的競爭力,另一方面也在加強反洗錢、反非法融資的調查,同時還要防止來自北面的虎視眈眈。
 
韓國是比特幣交易量排名最靠前的國家之一,民間活動相當頻繁,但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還是在近日指出,加大對比特幣及數字貨幣的監管。
我認為,最值得玩味的還是日本的態度。種種跡象表明,這個相來對“戰略資源”具有強烈儲備意願的島國,正在加速提升比特幣的話語權。
 

2、當我們談論日本,我們在談論什麼?
日本不僅是東亞對虛擬貨幣最寬容的國家,也可以登上全球排行榜前列。9月15日,中國比特幣交易所確認關閉,日本掀起了狂攬比特幣的高潮。
 
到9月19日,日本比特幣交易量占到近乎半壁江山,美國的交易滑落。
 
日本政府不斷釋放出對數字貨幣的利好態度。據說安倍晉三本人早已參與了愛沙尼亞的數字公民計劃。
 

 
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事,我認為日本對比特幣的青睞清晰勾勒出比特幣為什麼被很多國家列為戰略安排的原因。
 
剛才說過,目前全球貨幣標杆是美元,僅從美聯儲每次議息會議前後對世界資本市場的衝擊,就能說明全球經濟實質上都在看美元臉色。
 
顯然沒有人真心願意將這種狀態繼續下去——除了美國以外。
 
當然,有國家勵志於將本國貨幣加速國際化,來對沖美元的影響力。但這只能是貿易超級大國的決策方向。
 
日本選擇了另一條道路:可能依靠比特幣的“去主權”屬性來摸索如何突圍美元的“封鎖”。
 
二戰以後,日本雖然是美國最重要的盟友,但其實長期在政治上從屬於美國,日元更是受到過美元的殘酷絞殺。
 
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曾經想通過日元國際化搶奪匯率的生殺大權,卻在美國一系列的強勢干預下功敗垂成。
 
(具體可以搜索關鍵詞:廣場協議、盧浮宮協議)
 
這一次,比特幣似乎成為了一種新的籌碼。
 

 
由於比特幣的發行完全沒有主權銀行,所以確實是一種挑戰現行美元信用貨幣體系的存在。
 
可以想像,要想改變國際金融秩序,破除美元壟斷地位成為必由之路。比特幣恰好提供了一個抓手。
 
這應該不僅僅是日本的邏輯,“英系”和歐盟國家或許也在打這種算盤。
 
“日本本身是一個非常樂於接受新事物的國家,這就好像是金融世界的一次明治維新。”我和萬向區塊鏈一位高層交流時,他的總結相當精闢。
 
除了文化血緣以外,我覺得比特幣對於日本經濟的挑戰恐怕也是最小的,即試錯成本較低。
 
現在許多國家智囊和學界人士難免擔憂比特幣一旦成為黃金2.0版的超主權貨幣,由於其發行量恆定,世界經濟可能會陷入通縮。
 
而長期處於通縮狀態的日本或許顧慮較小,因為比特幣帶來的經濟副作用對於它來說,已經比較熟悉。

 

 

 

轉貼自: 煉數成金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