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優化供應鏈

 

2015年,Chipotle墨西哥燒烤連鎖餐廳爆發55名顧客因感染大腸桿菌而致病,新聞報導、關店和調查,重創這家連鎖餐廳的商譽。營業額大跌,股價重挫42%,跌到三年來的低點,此後便一蹶不振。

以美國丹佛市為大本營的這家公司,危機核心正是依賴多家供應商提供零件和食材的公司都會面臨的問題:整個複雜的供應鏈都缺乏透明性和責任歸屬。Chipotle無法即時監控供應商,因此既無法防止感染,也不能在發現情況不對之後,針對性地抑制疫情。

現在,許多新創企業和老牌公司都在探索這個問題的徹底解決方案:使用區塊鏈(blockchain)移轉所有權名稱,並記錄許可和活動日誌,以便追蹤各企業之間和跨越國界的產品與服務流動。

區塊鏈技術是支持比特幣(bitcoin)的核心系統。有了它,所有權不同的許多實體裡的電腦,會遵循一套加密協定,不斷驗證一筆共用分類帳的更新資料。這個分散式系統不由單一公司控制,根本優點在於它解決利益不見得一致的個人與機構之間,資訊揭露與責任歸屬的問題。對彼此重要的資料,可即時更新,而不需要相互比對彼此的內部紀錄,這種比對作業不但費時耗力,還容易出錯。對網路中的每位成員來說,整體活動的能見度遠比從前更大,也更即時。

概括地說,這是調節信任和選擇性透明的全球性系統。這個領域的倡導者說,這會把網際網路賦予人們力量的潛力帶到下一個層次。雖然有不少心力和金錢投入區塊鏈技術的金融應用,但前景同樣看好的測試領域是全球性供應鏈關係,這種關係的利益複雜性和多樣性,正是區塊鏈技術想要處理的挑戰。這種技術可揭露迄今仍隱藏的資訊,並允許使用者把數位代幣(以比特幣為模式、獨特且可轉讓的數位資產形式),貼在中間產品上,隨著產品經歷供應鏈的各個階段,包括生產、運送和交付,以及通過不同參與者時的所有權改變。這可讓企業在供應鏈的任何一點,藉取得它們投資這個流程得到的價值,而得到遠比從前大的彈性,去尋找市場和價格的風險。我們最後得到的是動態需求鏈,取代僵化的供應鏈,使得所有成員都能更有效率地使用資源。

各方面的努力已經展開。英國新創企業溯源(Provenance)告訴潛在客戶,可以使用它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分享你的產品旅程,以及你的事業對環境和社會的衝擊」。沃爾瑪(WalMart)正與IBM、北京清華大學合作,以區塊鏈追蹤中國豬肉的移動情形。礦業巨擘必和必拓(BHP Billiton)正在使用這種技術,追蹤外部供應商所作的礦業分析。新創企業Everledger上傳一百萬顆個別鑽石的獨特辨識資料,到區塊鏈分類帳系統,以建立品質保證,並協助珠寶商遵守禁止買賣「血鑽石」產品的法令規定。

晶片和感應器技術方面的進步,能翻譯從實體產品自動移動而產生的資料,應能大幅提升這些新興的區塊連系統。尤其是結合「智慧型合約」(smart contract),它的力量可能更為強大。智慧型合約的權利和義務,包括付款條件和產品與服務的交付,可由簽署各方信賴的一個自主系統來自動執行。

但這種技術的可追蹤性和自動化的潛在效益,不只和物品有關;也可用來追蹤人類。來自不同供應商的員工和督導人員,可以給予他們特殊的加密許可,放進區塊鏈環境中,會呈現為獨特的可追蹤識別碼(identifier) 這最好是加密,以保護員工的個人資訊。這會允許供應鏈領域的所有成員,監控彼此已認證員工的活動。舉例來說,Chipotle可即時看到它的一家牛肉供應商設施中,經過適當認證的人,是否執行適當的消毒和殺菌程序。

這種可證明、透明化的認證,對加法製造(additive manufacturing)來說尤其重要。所謂的工業4.0運動的動態、隨需生產模式裡,加法製造是核心。精密零件製造商穆格公司(Moog Inc.)的一支團隊推出一種服務,稱為驗證零件(Veripart)。這種服務想要克服的挑戰,該公司的加法製造與創新單位總監詹姆斯.瑞吉諾(James Regenor)對我們說明如下:「美國航空母艦上的維修人員,如何能有絕對的信心,相信他們下載用來3D列印戰鬥機新零件的軟體檔案,沒有遭到外敵駭入?」這凸顯區塊鏈技術最令人信服的論點之一:如果沒有解決信任問題,是不可能實現很多人都預測會來到的錯綜複雜、分散式物聯網驅動的經濟。

由目前仍不可得的資訊所驅動的這些潛在的效率改善,顯示區塊鏈技術可為每個地方的公司,節省龐大的成本。但要先克服難以對付的障礙。

其中一個挑戰,在於這種技術的開發與治理。理想上,為鼓勵免費存取、競爭與開放式創新,全球供應鏈可選擇連結到一個公共區塊鏈,不由任何一個實體控制。換句話說,從商務和生產活動擷取的資料,將加密記錄在公開的分類帳上。但不可避免地,由企業集團運作的私密、封閉型分類帳也會崛起,因為集團成員想保護市場占有率和利潤。這兩個要務都構成挑戰。首先,若要為最重大的公共區塊鏈、數位貨幣服務比特幣,以及智慧型合約平台以太坊(Ethereum),達成全球性經濟容量,會因它們的開放原始碼社群分裂,而受到限制,難以就協定升級取得共識。其次,必須建立跨私人和公共區塊鏈的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而這需要訂定各種標準和協定。

另一大障礙是法律。錯綜複雜的法令規定、海事法和商務法規,管理所有權的權利和全球海運航線的持有,以及它們的多個法律管轄範圍。而舊世界的法律和管理它、由人領導的機構,以及區塊鏈與智慧型合約的數位定義、非物質化、自動化和去國家化的性質,這兩者也很難結合起來。

在你能說服各國政府支持這方面的努力,而且以全球協調的方式去做之前,產業界必須先就跨越國界和法律管轄範圍,技術與合約結構的最佳實務和標準取得共識。香港最近組成的一帶一路區塊鏈聯盟(Belt and Road blockchain consortium),打算採用網際網路名稱與號碼指配組織(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 ICANN)首創和測試的網際網路治理方法,讓這個過程變得井然有序。ICANN管理網域名稱,是由民間部門領導的國際機構,已證明它是有效的全球管理者與仲裁者。

這些挑戰,必須與全球經濟的需求相互權衡取捨;而全球經濟尚未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適當恢復過來,並且加強了美國和歐洲的崩解、孤立主義力量。任何系統如果可望消除商務活動間的摩擦,以免抑制貿易,同時為企業和它們的顧客增進透明度與控制力,而與前述那些趨勢相互抗衡,這種系統在本質上都值得探索。正因如此,有愈來愈多投資人、企業、學者,甚至政府,開始把區塊鏈技術,當成振興經濟亟需的平台。

 

轉貼自: 哈佛商業評論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