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華爾街開源?這家新型科技對沖基金發明全新“貨幣”

華爾街就是金錢的代表。經典電影《華爾街》裡貪婪的股市大亨Gordon Gekko曾說,貪婪是好東西——它是“物種進化的根本驅動力”。

實際上,華爾街每一家對沖基金都希望建立自己的優勢,並通過嚴防交易數據外洩,以及禁止交易員跳槽,來守衛自己的優勢。但是,如果你能先於他人發現市場空白,你就能藉此賺得盆滿缽滿。

不過,一位名叫Richard Craib的對沖基金創始人正試圖改變這一點——他希望,華爾街的精英們能放棄慘烈的競爭,轉而進行友好的合作。

這位數學家出身、身高1 米93、有著一頭捲髮的29 歲南非人創立了投資風格獨特的對沖基金Numerai,並於2017 年2 月21 日開始發行一種新型“貨幣”。他的構想和大多數前輩截然不同,受比特幣技術的啟發,Craib希望創建“加密金融”領域所謂的“數字令牌(digital token)”。

數字令牌是一種基於互聯網的技術,它能讓人們在風險投資和計算能力分配等領域實現“眾包”(crowdsourcing)——類似剛剛被谷歌收購的全球最大數據科學家社區Kaggle,該系統從一種全新的角度來施展技術的力量,試圖動搖金融市場的根基。

這家新型對沖基金的總部位於舊金山,該公司使用一種人工智能係統來處理所有的交易。然而,開發這一系統卻並不是Richard Craib一個人的功勞,數千位匿名的數據科學家為了開發出最佳的交易算法展開了激烈的競爭,而他們的報酬就是這家對沖基金所提供的比特幣。

乍一聽,這似乎只是某個矽谷初創公司在的“玩遊戲”。但這一年來,Numerai對沖一直都是通過這種方式在市場上進行交易,而且據稱的確從中賺到了錢。此外,Craib的創舉還吸引了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創始人Howard Morgan的注意,這家優秀的對沖基金是最早一批借助科技進行交易的公司。

不得不說,Craib發明了一套優秀的系統:Numerai首先會給其交易數據加密,然後再將加密後的數據分享給數據科學家——這樣一來,科學家們就沒有機會照抄該基金的交易策略。不過,該公司會精細設計加密數據,讓科學家能夠基於數據建模,並以此在交易中獲取更多的收益。

合作共贏

最初,Numerai犯了一個很明顯的錯誤:該公司發放比特幣獎勵那些能使用加密測試數據建模並用這種模型交易盈利的科學家,然而,這些數據來自過去的交易,並不是當今市場的實時數據。

這就導致在這種獎勵機制下,科學家常常“玩弄”系統,想方設法為自己謀利,而不是擴大整個基金的規模。華爾街老手、比特幣公司Coinbase聯合創始人Fred Ehrsam就這樣評論道:“這種獎勵機制是基於過去、而不是未來的市場動態。”

此外,這一系統還有另一個巨大的缺陷——而這也是整個華爾街常被詬病的一點:參與建模的數據科學家始終處於一種彼此競爭的狀態,而不是通過合作實現相同的目標。

說白了,這一對沖基金和基金背後系統的發明者有著不同的利益訴求。

為了解決這一矛盾,Numerai從2 月21 日起開始向12,000 位科學家發行總計一百萬個Numeraire令牌。科學家的積分越高,能獲得的令牌也就越多。

然而,Numerai並不能用作貨幣在市場上購買商品,它只是用來激勵科學家建立成功的機器學習模型,繼而在真實市場上通過交易盈利。如果科學家從交易中獲利,他們就能得到Numeraire令牌,並贏得比特幣“獎金“;如果交易是虧損的,他們就不能領“工資“了,該公司也會“銷毀”本屬於他們的Numeraire令牌。

這種新系統將激勵數據科學家建立能在真實交易中盈利的模型。而隨著公司盈利上升,Numeraire作為貨幣的價值也會跟著上升。

這種構想背後的邏輯複雜且巧妙:它能激勵每個用Numeraire令牌做賭注的人號召其他人也參與到建模的過程中——因為基金的規模越大,所有人的分紅就越多。這樣一來,每位參與者都希望更多聰明的人加入建模的隊伍——一種獎勵合作的機制也由此建立。

此外,儘管Numeraire本身並沒有價值,但這種貨幣無疑會被用於二級市場的交易。已經獲利豐厚的數據科學家是最可能購買Numeraire的人,他們希望“囤“更多的貨幣——這樣一來,他們可以為獲取更多比特幣獎勵而下更大的賭注。

總的來說,隨著人們開始交易Numeraire,它將會變成一種類似股票的貨幣。

1. 成果豐厚的合作

這家對沖基金的理想是通過發放Numeraire,鼓勵華爾街像開源軟件一樣運作——用戶在使用軟件時會與其他人分享信息,讓每個人都從合作中獲益,軟件也變得更好用。舉個例子,谷歌就開源了其研發的人工智能技術,除了員工以外,所有人都可以對這一技術進行改進,讓谷歌的技術變得更有價值。

“為什麼科技公司之間可以實現正和博弈,而金融公司只能零和博弈?”Richard Craib問道,“科技公司能從網絡效應中獲益——在網絡上,不同的人們貢獻不同的資源,通過合作而非競爭共同構建起一個網絡。為什麼金融公司不能採用同樣的合作機制?”

實際上,Numeraire令牌是基於以太坊創建的——以太坊是一個大型的區塊鍊網絡平台,人們可以在這個平台上創建類似比特幣、基於自主運行軟件或所謂的“智能合約”運行的令牌。

然而,要實現這種創新並非易事。華爾街老手、比特幣公司Coinbase聯合創始人Fred Ehrsam表示:“我們必須避免加密過的經濟模型發生錯誤。令牌幫助你設置獎勵機制,並直接進行編程。然而,就像聯邦儲備銀行發布的貨幣政策一樣,頒布正確的刺激措施並不容易。”

換句話說,這種全新博弈論可能並不奏效——人和經濟的表現並不一定像他設想的那樣。況且,區塊鏈也不是百分百的安全。在過去,DAO這一在區塊鏈上對風險投資進行“眾包”的嘗試就因係統漏洞而失敗。黑客發現了這個系統的漏洞,並從中非法獲利5000萬美元。

此外,這家對沖基金也有小題大做的嫌疑——也許存在的問題用不著使用Numeraire這樣複雜的技術手段去解決。

既然Numerai已經發行了令牌Numeraire,接下來就看這種電子貨幣能不能真的對金融市場產生影響,引導這個市場朝著合作的方向發展了。這數千個數據科學家還不知道Numeraire已經誕生了,但如果Richard Craib期望的網絡效應真的能發生,那麼這些科學家中的很多人已經走上“致富”的道路了。

不過,幫這些科學家獲利並不是Craib的主要目標。他真正想做的是徹底改變華爾街,甚至資本主義。的確,激烈的競爭讓不少人脫穎而出,進入了富裕階級——但合作也許會讓更多的人獲取財富。

轉貼自: 煉數成金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