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時下最熱門的行業話題,區塊鏈以其顛覆性的技術理念,正在對各個行業施以影響,吸引了全球技術圈、投資者、創業者的關注。為了深入理解區塊鍊及其背後的技術本質,本次大會邀請了80+區塊鏈技術領導人物、100+區塊鏈投資商業大咖,就區塊鏈的發展趨勢進行探討,讓人們有機會全面了解這一全新的生態。

 

作為本屆大會的重要嘉賓之一,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雲計算與大數據研究所所長何寶宏在上午的會議中分享了精彩的主題演講。

 

 

何寶宏,二十餘年互聯網研究的老兵,現任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雲計算與大數據研究所所長。發起創立了可信雲、數據中心聯盟、ODCC、OSCAR、可信區塊鏈聯盟等。早期的研究重點是互聯網技術、標準和產業等,現在的興趣是為互聯網相面,著有《互聯網的基因》一書。1999年畢業於中國科學院,獲計算機應用博士學位。

 

在演講中,他從互聯網發展的歷程上來為區塊鏈相面,指出區塊鏈不過是互聯網的又一塊補丁,他認為:

 

  • 分佈式≠ 去中心

  • 防篡改≠ 不可修改

  • 保護隱私≠ 匿名

 

以下為何寶宏演講實錄:

 

 

我做互聯網20多年了,用一句時髦的話說,就是一直研究古典互聯網。

 

十年前移動互聯網興起的時候,移動互聯網說我是做PC互聯網時代的古董;PC互聯網時代興起的時候,我說他們是傳統網絡的古董,因為那個時候我還和大家一樣年輕。十年之後,在座的諸位都會被稱作價格互聯網時代的古董

 

如果00後或10後的年輕人到時候真的這麼說我們,這麼說明我們已經成功了。

 

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特點是變化,但是變化後面還有諸多不變的東西,你只是注意到了變化沒有註意到不變的。事實上,這個世界絕大多數東西是不變的,技術的背後也有它的規律和特點。

 

比如,草根、有害、全球、自治、分佈、開放、透明、對等、匿名、分享所有這些特點,在2018年大家肯定都會說這是在說區塊鏈;但時光倒流20年,這就是在說互聯網。今天所說的區塊鏈的所有特點,在二十年前我們都講過,唯一的區別就是換了一代,包括當年互聯網說的那些理想的事項,有的想到了沒有實現,有的沒想到卻實現出來了。

 

因為互聯網是一個從實驗室早產出來的技術,所以二十多年來業界一直在給互聯網打補丁。每過幾年,就有一個叫做“下一代互聯網”的概念出現,每一個都不一樣。從傳統網絡到Web,從移動互聯網到區塊鏈,一個又一個的下一代互聯網,從歷史的角度看都不過是互聯網的補丁罷了

 

所以,區塊鏈就是互聯網的又一個大一點的補丁,我堅信它顛覆不了互聯網,更顛覆不了世界。因為它只是互聯網的又一個發展和延續。如果你非要認為區塊鏈可以顛覆世界的話,我只能說那可能是你的世界太小了。

 

為區塊鏈相面,我們能在好多地方找到問題,包括性能低、能耗高、生態鏈、安全防護、隱私保護、監管缺失、標準缺失、不務正業。以我20年的互聯網相面經驗來說,其實凡是出現這樣問題的技術都是好技術,這些缺點隨著時間的推移都是可以克服和解決的。所有的新技術當然都會標準缺失、生態不完善,隱私當然需要保護,每當有人在批評區塊鏈這些缺點時,我都會說這是優秀技術的典型特徵。

 

區塊鏈的本質是分佈式賬本。在我看來,分佈式賬本是剛需,區塊鍊是對這種記賬方式的實現手段。

 

業界需要的是分佈式的記賬方式,幾百年來我們一直是集中式的記賬方式,沒有一種手段能夠高效支持分佈式記賬,所以我們會強調我們是用來分佈式記賬的。與傳統的數據庫相比,區塊鏈首先是一種數據庫技術的又一個新的發展。

 

區塊鏈大的特點是去中心化、防篡改、匿名性,我不太相信。兩年前我就講過,“成年後的技術大多都會活成自己曾經討厭的樣子”。

 

分佈式不等於去中心

 

因為分佈式不等於去中心,“高喊去中心的大多數是自己想成為新的中心”。以比特幣為例,代碼是控制在Core小組,算力是高度集中。一個報告說40%的比特幣集中在1000個人手裡,另外一個報告說96.53%的比特幣歸屬於4.11%的地址。去中心變成了多中心。

 

防篡改不等於不可修改

 

防篡改不等於不可修改。因為我們在記賬時是會出錯的,你不能保證數據絕對不出錯。在我們的會計里當然是不允許做假賬的,但是允許改錯賬,因為人會犯錯,數據也會出錯。之前是技術上很容易修改,所以我們需要一些管理手段來防止他篡改。今天我們的區塊鏈技術上是不可修改的,但是出了錯怎麼辦?我們需要一些管理的手段來改錯賬,不可篡改的技術上一定要加一些可改的東西,這個事情又顛倒了一遍。現在走到了另外一個極端,世界是平衡的,可以偏一點,但是不能太走極端。

 

保護隱私不等於匿名

 

我們需要保護隱私,但絕對不是說一定要匿名。匿名是保護隱私的一種方法和手段,但不是絕對的。二十多年前的互聯網是匿名的、全球的,誰關不掉,共享且自治。到了今天,登陸一個網站,你就需要輸入驗證碼,需要證明自己是人不是機器、爬蟲。

 

對共識機制,難有共識

 

“對共識機制,難有共識”,我們需要共識,但我們的共識機製本身卻是分裂的、碎片化的。我們用POW比誰勁大,用POS比誰錢多,這是典型的從原始社會過渡到資本主義社會。後來錢多了人也太多了,我們又用DPOS搞出了代理人機制。

 

共識機制如何形成共識,這是屬於控制層面的問題,這個共識特別難。數據層面可能容易一點,而共識機製本身,你那邊形成的共識我這邊認不認?要有這樣的共識就必須要有共識之母,一個共識前面還得有一個共識才能形成後面的共識,共識也是鍊式結構的,信任也是鍊式結構的。你說區塊鍊是去信任的,那是不可。

 

智能合約的智能≈ 程序員的智商

 

智能合約的智能,還處於非常初級的階段。我個人是非常看好這個,我們做可編程的經濟、可編程的合約,從趨勢上來說是毫無疑問的。因為我們現實中的合約是用自然語言書寫的,用機器語言書寫所有合同、書寫所有的法律和規章制度也沒有多難,可是我們還做不到,因為世界上的程序員太少了。

 

而且自然語言有很多漏洞,用機器語言替代自然語言,這個方向很好,但是路還很長。

 

總結

 

區塊鏈從技術角度來講我們已經是單個賬本變成了現在的多個賬本。原來所有的數據庫之間是主從關係,賬本只有一個;今天多個數據庫之間是對等關係,賬本從一個變成多。

 

從一個會計到多個會計,以前記賬可以讀、寫、改、刪,今天記賬只有讀和寫;以前記賬要給會計發工資,進行外部激勵,我們今天自己激勵就可以了;以前所有公司的商務和財務都是分離的,付賬過程特別繁瑣;今天的智能合約是商務財務一體化,這就顛覆了我們很多的想法。

 

以前代碼就是技術,今天代碼變成了金融產品,所以就出現了新的機會。以前我們說數據主要是指信息,技術則就是如何幫牠更廣泛的傳播;現在數據越來越成為資產,技術的走向就要發生很大的變化。

 

二進制代碼以前表達的是信息,今天表達的是一種財產。數據即資產,資產即數據。如果這段二進制代碼開始代表資產的話,技術的核心要義就要走向保護,要去管理和控制。技術的目的從最大限度的傳播,轉為考慮如何把代碼圈起來。

 

簡單來說,區塊鏈就是小產業、大變革。它顛覆的是我們的經濟、經濟運營最底層的複式記賬法。我們用了幾百年的複式記賬法將演進為三式記賬法。

 

 

轉貼自: BTA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

每月文章